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清梦翩然》国文清梦断五矿 第1章 江州城外(1) 清梦翩然紧缚

《清梦翩然》国文清梦断五矿 第1章 江州城外(1) 清梦翩然紧缚

发布时间:2021-01-19 03:01:44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夏文暄 状态:已完结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清梦翩然》是夏文暄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凌灏,聂清然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今日的江州城分外热闹,且不说城中居民,便是来往客

清梦翩然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清梦翩然》在线阅读

《清梦翩然》 免费试读


今日的江州城分外热闹,且不说城中居民,便是来往客商也是满脸喜庆之色。所有的店铺小摊全都挂出了大红的喜庆之物。就连那城楼上都挂了一溜的大红灯笼,写有江州城三个字的城匾也用上好的红色湖绸给围了起来。

这排场只怕比皇帝大婚时也差不了多少,但是在这江州城你可以不知道皇帝名讳是什么,却不能不知晓慕容家家主是谁。

慕容家乃江左第一大富豪,也是武林上赫赫有名的第一大世家,提起江左慕容便是那些武林泰斗也不敢有丝毫怠慢之情,自先祖慕容枢以一手逐日剑法在江州城立家以来,历经两百年不衰,期间涌现过无数才华横溢,侠肝义胆的盖世豪侠。到了如今的家主慕容啸手里,已经与武林第一大派御剑门成分庭抗礼之势。

江州城今日的盛况也是源于慕容家,整个天曌谁不知今天是慕容府大公子慕容昊成亲之日,新娘是当朝董丞相府上的二小姐董淑菁,世家公子与相府小姐真可谓是门当户对。

慕容家在江湖上威名远播,董丞相又是朝中元老,两家结亲自然声势浩大。

不过也有人在私下说慕容家这步棋走得好,当今朝廷处处打压武林中人,就连慕容世家也被几个不大不小的官刁难过。俗话说民不与官斗,虽然慕容世家在武林中说一不二,但在面对这些官员时却还是赔了不少笑脸。

现如今与丞相府联了姻不是争取到官府的支持了么,哪还有官员敢来刁难慕容府呢?

当然这些话也就是大家私下说说,谁也不敢冒着得罪慕容世家和丞相府的风险去乱嚼舌根。

慕容府外,光是流水席就摆了二十桌,还随桌分发喜饼喜糖之类的小玩意,来往百姓或者外地客商皆可以随意入席,不管是否与慕容家熟识,整条大街为之阻塞,熙熙攘攘的全是人。

长街尽头,一身紫衣的凌灏看了这“盛况”一眼,嘴角勾出一丝莫名的微笑,他微微侧头向身后的随从低声吩咐了一句什么,午后的阳光侧打在他清朗俊逸的脸上,散发出神祗般的光芒。

玄色衣衫的侍从恭敬地点点头,领着另外七个侍从策马上前,向慕容府的大门走去,凌灏则调转马头缓缓走向城外。

本来他来江州正是要去参加那婚礼,但却在走到街口时不愿前行,说不上为什么,只是突然觉得那满目的红色很烦人。而且不管是慕容家还是那新郎慕容昊都不是他看得上眼的,来一趟不过是看在与董炎同朝为官的份上做点表面功夫罢了。

那场盛大的婚礼把周围的百姓都吸引进城了,凌灏走了很久也没看见几个人,不过也正合他意,没人打扰,感受清风流水,品味落英缤纷,落个清净。

不知不觉间,他走进一片竹林。林外稍显闷热,林内却凉风阵阵,吹得整个人都清爽起来。林中地下是表面是一层竹叶,竹叶下的土地湿湿软软,踩上去很是舒服,隐隐约约还有叮咚的水声传来。

凌灏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,一向行事谨慎的他居然未经思考就向林子深处走去。还未走几步,就听得断断续续几声琴音传来,声音很远,听不真切,不过那抑扬顿挫的音调倒像是弹琴之人心中有什么不平事似的。他那双如万年深潭般的眸子里突然溢出了笑意,这琴音的主人究竟为何会有心境,他是一定要弄清楚了。

待走的近了,他才发现林中有一间小小的竹屋,一个粉衣女子正背对着他坐在竹凳上弹琴,仍是断断续续的声音,似乎并不是在弹琴,只是无意识的波动琴弦而已,但听那音律分明是一首破阵子,不过不知为何本是豪迈苍凉的古曲却变得憋屈不已。

他看不见女子的容貌,但那头如瀑布般的秀发却很出彩。女子只松松的绾了一半的头发,另一半披在肩上如上好的黑色绸缎,令人忍不住想抚摸上去。

“姑娘的琴声为何如此憋屈,我记得这破阵子可是能作冲锋之乐的的豪迈曲子。”凌灏毫不避讳的走上前,与女子对面而坐。

直到此时他才看清了女子的容貌,并非什么倾国倾城的美女,却是十分清秀,柳眉轻扫,明眸皓齿,小巧的鼻子恰好的点缀在小脸上。

这张脸在见惯了千娇百媚美娇娘的凌灏眼中实在算不得美女,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张脸叫人见之难忘,是那种清秀到极致,淡雅到极致的的风雅,是自骨子里溢出来的气质,不是流于表面的浮躁之美。

这面相让他觉得有几分熟悉,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

聂清然秀眉微皱,不悦地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“客人”,眼前的男人生了一张十分俊朗的脸,长眉入鬓,目若星子,可那双瞳孔却是极深,似一汪深不见底的古潭,看不清他的内心,一身紫袍更是衬得他尊贵无比。她瞟到他的腰带的坠饰,是上好的蟠龙玉,便知这人的来头必然不小。

她停止了拨动琴弦,将双手随意搁在琴弦上。凌灏扫了一眼,骨节修长,手指白皙细嫩,算是一双美手。

“怎么,我脸上有脏东西?姑娘怎么盯着看了这么久。”见她不说话,凌灏笑着打破僵局。

“既然阁下说我的破阵子弹错了,那不如阁下来弹弹,也可以让我知道哪里错了。”聂清然也发现了自己的失礼,收回目光望着眼前的古琴,懒懒地开口。

凌灏眉梢微挑,这女子倒是有趣:“这可为难了,我对这古琴可是一窍不通。”看见了她眼中的讽刺,他只微微一笑,转口道,“不过如果姑娘非要听这破阵子,我倒是可以以别的东西代替这琴为姑娘演奏一次。”

“哦?是什么?”聂清然这下也来了兴致。

“不知这里可有碗?”

“碗?有,等等我去拿。”聂清然起身向屋子走去。

凌灏又补了一句:“烦请拿七个碗,然后拿一双筷子过来。”

聂清然点点头,很快从竹屋里拿了七个白瓷碗来,放在他身前的石桌上。凌灏见状将七个碗一字排开,又将起身在一旁的小溪中取了一碗水来,分别倒在六个碗中,碗中之水自左边向右边依次递减,最右边那碗几乎没有水。聂清然明白了她的意图了,随即笑道:“阁下一人演奏也没意思,不如我与阁下合奏一首吧。”

“要是姑娘肯赏脸合奏自然荣幸无比,请吧。”凌灏做了一个请的姿势,便执着筷子演奏起来。聂清然停顿了片刻,也随着他的节奏拨弄起琴弦来。

一首豪迈的破阵子便绕住了这竹林,本来安安静静的环境却被这曲子生生带成了两军厮杀的沙场,时而豪迈,时而低沉,似极了两军对阵时苍凉悲壮之景。

谁料凌灏手法一变,豪迈的破阵子一下转为了温婉的杨柳依。聂清然微微一笑,指法随调,跟上了她的步法,也是柔情似水的杨柳依。

如是几次变化,聂清然总是能赶上他的节奏,两人的合奏也越来越和谐。

约莫过了一个时辰,聂清然突然指法急切,曲子居然又回到了最初的那首破阵子,凌灏心底诧异,却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变了手法随上她的曲调。

才不过几个音节,凌灏突然觉得呼吸急促,好像置身水中,排山倒海般的压力挤压的五脏六腑都隐隐作痛。他看了看聂清然,她却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浅浅的笑意挂在嘴角,似乎没有感受到这压力。

凌灏立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他平复下呼吸,提起真气,也以内力倾注在了曲调中,却不压制外界的那股真气,只是一丝一丝的缠住那股气息,引导着它循着他的脚步走。

聂清然讶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却又转瞬收起那丝讶然,只是催动内力,以图挣脱男子内息的纠缠。但是不论她如何加注真气,凌灏的真气都能悠哉悠哉的追随上,不压制,也不会被压制。

她顿时来了兴致,很久没见过这么旗鼓相当的对手,今日得遇一定要要好好过几招。

竹林中内力激荡,引得竹叶纷纷落下,无数翠绿的竹叶在空中飘舞,却又冲不破两人身边的气流,纷飞的绿叶围着两个灵秀到极致的人飞舞,配上这不怎么应景的破阵子,虽然突兀,却也别是一番景致。

砰的两声响后,两人相视而笑,弦断碗破,再无斗法工具。漫天的竹叶一下失了支撑,慢慢悠悠的飘落而下,夕阳被竹叶破碎成点点光斑掉落满地。隔着落叶,凌灏突然发现眼前这个笑容灿烂的女子也是十分美丽的,只是不外露,藏得很深,要在机缘巧合之下才能看见那种风华绝代、清秀雅致的美。

聂清然不以为意的将坏掉的琴放在一边,抬头看了看天色:“天色不早了,阁下要是不嫌弃便留下吃顿晚饭再走吧。”

“荣幸之至,只是怕打扰了姑娘。”凌灏勾唇一笑,但笑容里却丝毫没有半分歉意。

晨间的薄雾笼罩着初醒的城池,早起的小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摆弄着养家糊口的摊位,诱人的早点在蒸笼上散发着袅袅热气。商人打开店铺的门,准备迎接新一天的生意。城门口,守城的士兵推开紧闭的城门,开始进行每日的例行盘查。

这个清晨,与江州城以往的清晨没有两样。

突然,一声怒吼从沉浸在大红喜色的慕容府传出:“抓刺客!”

清梦翩然

作者:夏文暄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清梦翩然》是夏文暄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凌灏,聂清然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今日的江州城分外热闹,且不说城中居民,便是来往客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