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新妇》新妇车在后,隐隐何甸甸翻译 耽美 新妇健气受

更新时间:2021-01-22 03:01:09

《新妇》新妇车在后,隐隐何甸甸翻译 耽美 新妇健气受 连载中

《新妇》

来源: 作者:收红包的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侯伯,孟廷举

主角叫侯伯,孟廷举的小说是《新妇》,它的作者是收红包的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寿宁侯府,寿宁侯看着弟弟:“你怎么还是这样子?我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寿宁侯府,寿宁侯看着弟弟:“你怎么还是这样子?我同你说过,不论是谁都要以和为贵,指不定什么时……”

建昌侯截了话:“指不定什么时候咱们有用的上他的。我晓得你又要说这个。”见寿宁侯露出一丝不快,建昌侯道,“大哥,只是,能让我用的人太多,多这个不多,少这个也不少。大哥,难不成你指望他们能雪中送炭?”

寿宁侯晓得弟弟说的有理,可是如果都结恶了,他们的处境怎么会好?太后百年后呢?“所以,咱们就要这种雪中送炭的人”

建昌侯听了大哥的话不由的笑了出来:“呵呵!大哥,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出来?”

“二弟。”

“大哥,这些年哪个帮着办了事不是从咱们手里收了大量的好处,连太监都晓得我的规矩,巳时二刻上门,来早了我还没起床,惹火了我,什么赏赐也没有了;来晚了,当铺关门了,我支不到银子,也没有赏赐。”

寿宁侯听着弟弟这么说,忍不住笑了:“你还好意思的说。”

建昌侯道:“大哥,我只晓得要舒服的活着。想笑就笑,不高兴就发泄出来,偏你同三侄儿都是这种假模假样,令我倒胃口。我说大哥,你成日里摆着这副脸你不嫌累的慌么?”

寿宁侯无奈地看着弟弟,此时家人在外头道:“二老爷,庆云伯拜见。”

建昌侯应声就要出去,寿宁侯拉住弟弟:“你等下,我有话要问你,你什么时候同庆云伯走的那么亲近?你别忘记了当年的事?”

建昌侯玩弄着手上的白玉扳指。这玩意是女真人孝敬他的,质地好,样子也好。他听寿宁侯提起这事,翻了白眼:“当年

,当年什么事?当年他们做了缩头乌龟,如今还一样是缩头乌龟。王八还能翻了天?大哥,你有见过自己翻身的王八么?”

“我是怕你着了孟廷举的道儿。”孟廷举十几年未曾入京,突然踏入京城,这里头肯定有什么由头。他担心。偏偏这个二愣头的弟弟,还是一副就是天皇老子来了我也不怕的表情。

“着什么道?他孟廷举能有什么道儿?他在我眼中就是个玩物,我闲了就逗逗他;我累了,他就滚一边去。”

“还是同他保持些。”

“大哥,你这话我就不明白了。你方才还教导我的,不论对谁都要以和为贵。好了,我对姓孟的以德报怨,你又叫我不要这么做?你到底怎么样?”

“总之这回孟廷举上京不是什么好事情,你给我同他离些距离。省得他闹什么幺蛾子。”

建昌侯嘻嘻一笑:“那怕什么。我有姐姐同大哥,只要有姐姐同大哥,天塌下来我也不怕!”

寿宁侯看着弟弟的笑脸,回到了十几年那件事出的时候,家里的人生怕会有什么,那时候弟弟也是这么自信的道:“我有姐姐同大哥,只要有姐姐同大哥,天塌下来我也不怕。”他溺爱的笑道:“好了,都多大了,还这样,让人笑话。收拾收拾,待会新媳妇要来见礼了。”

锦华被人当做是家属,她被留在那照顾昏迷的林姓书生。

“你醒了?”锦华惊喜的看着那个渐渐苏醒的林姓书生。

林姓书生茫然的看着锦华,他想要坐起来,只觉得浑身酸痛,半点动弹不得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大夫,他醒了。”锦华走到外面唤着大夫,请他进来帮林姓书生诊脉。

大夫进来,坐下细细的诊脉,又瞧了瞧林姓书生:“没什么大碍了。你同我回去抓副药,按时服用就行。切记不许随便乱动。”

“你别动,你的胳膊脱臼了,现在还不能用力。”锦华见林姓书生挣扎着要坐起来,赶紧按住他,“你要什么,同我说。”

林姓书生自嘲一笑:“我连动都不能动,同废人一般,你救我做什么?还不如叫我也死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锦华被他一噎,反讥道,“我到不想救你。“

“那你在这做什么?”

为什么在这儿?庆云伯的家人把他们送到这里,药铺的人自然以为他们是一起的,不由分说就让她在屋子里照顾他。

她站起身道,“既然你醒了,我就走了。”

锦华抬脚便往外头走,走到前堂,忽闻有人迟疑的唤道:“小姐?小姐?”

锦华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转过身子,惊喜的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侯伯:“侯伯,你怎么在这里?”她看着侯伯手中的药包,“你来给弟弟取药的??”锦华想起这家药铺子并不是弟弟常抓药的那一家,“怎么换了地方?换了大夫?方子也换了?”她说着便要拿侯伯手中的药包,要看看这都是什么药。弟弟是自小便羸弱的身子,她这个姐姐也就成了半个郎中。

侯伯躲躲闪闪的不肯给锦华。

“侯伯。可是他身子不好了?”

侯伯是连连叹气:“小姐,这可怎么办?七老爷也太欺人了,成日里来吵少爷。夜里总是在敲墙,还让不让人住了?”

“这跟七叔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七老爷说他家人口多,住不下,又说,我们那院子,只有少爷一个人,要占了东厢去。”

“这怎么行?东厢是父亲的书房。”

侯伯点头道:“少爷就是这么说的。可是七老爷不管,小姐回来的那天七老爷就让人砸了墙,幸好那日三老爷在,这才没事。可是,还没安生一日,七老爷又轮番的来吵闹。少爷本来就难入睡,这一下更是睡不好,身子自然受不了。”

按理说她应该回去,可是,她现在是什么人,是不贞的人,是给家族丢脸的人,一旦出现在族人的面前,谁会相信自己?就算信了,张家……那个男人能害她一次,就不会害第二次了么?

“那三伯父呢?就没有去找三伯父?”

“三老爷平日里那么多事,哪里能见得着?”侯伯是连连叹气,“说了这半日,小姐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哦。有些事。”

“小姐,你哪里不舒服么?”

锦华安抚着侯伯:“我没事。”

“小姐,你怎么偷偷跑了出来?我们有多着急。”

“我有些事要弄清楚。”她要弄清楚,张延裕为什么要害她,真的是因为这位新娘子么?到底为了什么,要把自己当踏脚石?“侯伯,你晓得寿宁侯世子新娶的那位小姐是什么出身?”

“寿宁侯世子新娶的媳妇姓贾,是上林苑署丞的女儿。”

上林苑?署丞?八品官。

侯伯不明白锦华问这个做什么,却是忠心的道:“小姐,你有什么事只管吩咐老奴,老奴一定妥妥当当的办了。”说着,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“小姐,你且在这等一会儿,我回去再过来,你等等啊。”侯伯说着便匆匆忙忙的出去。

侯伯离去不久便回来了,他气喘吁吁的塞给锦华一个荷包。

这里面装得是银子,大概有十两左右。

“侯伯,你这是……”

“小姐,你要打探消息,身上没有钱可怎么过活?”

锦华点点头,收下侯伯的银子,这十两银子虽少,是侯伯的棺材本,这……她一定要加倍的还给侯伯。

“老爷,那人已经醒了。也按照老爷的吩咐给了他们银两。那名女子没有要。“

庆云伯依旧写着自己的字:“不要就不要。”

“只是……”护卫有些迟疑。

“只是什么?”

“小的瞧见那个女子同一个老仆说话,那名老仆口口声声的唤她为小姐。小的悄悄的跟着那个老仆,发现,那个老仆是工部都水清吏司郎中姜应辰的家人。”

庆云伯直起身,打量着自己的字,又换纸蘸墨,准备下一幅字:“那又如何?”

“老仆唤女子为小姐,却又给了那女子十两银子傍身,显然是有家不能回,小的只觉得奇怪。”

有家不能回?这到时奇怪:“那你打听到什么?”

“小的打听到,姜大人只有一个女儿……”

庆云伯写字的手顿时一顿,那一点在雪白的宣纸上顿时渲染出巨大的墨点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姜大人只有一个女儿。”

姜家的那个姑娘以不贞被送了回去,那时候他还认为是老天开眼,在报复张家。可是,那个被沉潭的丫头居然还活着,这是怎么一回事?

是鬼么?如果是鬼,难道是有什么冤屈不成?

庆云伯重新扯过一张纸来:“你给我盯着他们,查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!”他才不管是人还是鬼,他只要报复张家!十三年前......幼弟自幼就很有文采,也喜好与士人来往,自然而然的养成了文人的清高与执拗。那一年,幼弟出门踏青,遇恶人夺民田产,戕人性命,幼弟气愤不过,上前阻拦,将恶人教训一通。原以为这只是件小事,却不想,有一日幼弟出门,突然一伙人上前,将骑在马上的幼弟强行扯下马,好一通的痛打。

幼弟当场便说要告他。

一句告,为幼弟有遭来一通痛打。

那人甚是嚣张的道:“告?我让你告去。老子也不怕告诉你,老子姐姐是当今的皇后,太子是老子的外甥。”

家人上前说是庆云伯的小公子。

那人却一点停息的意思也没有。

幼弟抬回来的时候就只有进气没出气。只十五岁,便没了。

父亲气不过,上书奏请,却不想皇后的弟弟张鹤昌,就是如今的建昌侯恶人先告状,居然反污幼弟欺凌百姓。

事情虽然最后真相大白,可是先帝却只叫人赔礼小事。赔礼?皇后赏下几样东西,张父过来说几句歉意的话,这样就行了?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