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佳人把盏问长安》把盏将进酒 YAOI 佳人把盏问长安GV

更新时间:2021-01-13 00:04:25

《佳人把盏问长安》把盏将进酒 YAOI 佳人把盏问长安GV 连载中

《佳人把盏问长安》

来源: 作者:文武林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曹家,姚长安

《佳人把盏问长安》作者:文武林,现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曹家,姚长安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二十岁的姚长安嫁进曹公馆,已经守了半年的活寡!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二十岁的姚长安嫁进曹公馆,已经守了半年的活寡!

大婚半年,他竟然从没有碰过她!

故事的开头当然要回到洞房花烛之时。

好奇的你随我来。透过一面半开的棕漆回文雕花窗,你看见一张挂着绯红蝉翼薄纱帐的西洋钢管床。

五彩锦绣缎褥之上显出了新郎的俊美身影!

他的身材和长相简直可以当成美男教科书里的经典范例!

娓娓道来:他的脸颊瘦削,一字眉透着清秀淡雅。一双如同饱满橄榄似的俊俏眼频频闪烁,眸光温存,好似溢着一池暖暖春水。鼻梁高挺如丘,透着与生俱来的性感。朱唇皓齿,下巴玲珑,惹人顿生疼惜之感。身材昂藏七尺、健硕勃发、雅人深致、气宇不凡。

他的身侧,躺着新娘姚长安。长安白皙如凝脂的身子骨裹在锦缎薄纱被里。她正侧着脸,静静的赏析着眼前的这个妙人儿,任凭心海里的潮水一浪接一浪的翻滚澎湃。

西洋风格的梳妆台上,摆着两只龙凤烛,火光熊熊的燃烧着,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。

长安的心里澎湃着初为人妻时的激动、羞涩、紧张。心里的那阵澎湃让她的双颊变得彤红,像法国烈酒的颜色。

在她亦诗亦俗的想象里,他会猛然抱起她窈窕的身体,用他的那双修长的、会弹古典钢琴的手温存的搂住她的水蛇腰。然后,他会俯下身,温存脉脉的俊俏眼迎着她春水盈盈的俊俏眼,一直看进她的瞳眸深处。

在龙凤烛噼里啪啦的烛火声中,他定会激动的、深刻的、甚至疯狂的送给她一个接一个的火辣辣的热吻。

在新婚之夜,肉麻的情话是必须的调味剂。他要是个俏皮的男人,肯定不会和她说一些教科书似的呆板情话。他会变着花样,发挥法国留学生的创造力,为她营造一场刻骨铭心的俏皮浪漫。

可是,出乎意料,他却一直死塌塌的没有动静,唯有呆望着天花板上的那抹蚊子血。长安火辣辣的眸光刺入到他呆怔的眸光里。他竟然闭上了眼睛。

她立起身,把一只丰润的胳膊轻飘飘的搭在了他的胸口上。他没有反应,继续闭着眼。她翘着兰花指,用剩下的四只纤指在他的胸口上弹着钢琴。奏出的曲子自然是曼妙的、唯美的、雅致的爱情抒情曲。

长安的脑海里缓缓的流淌着爱情抒情曲,她圆润的红唇微张开来,吐出了芬芳的气息。不知不觉里,她弹着钢琴的手指触到一颗颗坚硬的、圆滑的纽扣。她立即捏住了最上面的那颗宝石蓝色的纽扣,调皮的揉搓着。渐渐的,宝石蓝色的纽扣一颗一颗的松开了。他健硕的胸肌顿时显露了出来,随着呼吸上下起伏。

她立即把半边脸贴在了那健硕的胸肌上,脸颊上的滚烫传递到了那两团结实的疙瘩肉上面。

他猛地坐起,发出一声吼,一把推开了她的手。随即,他冲下床,疯狂的端起鸡尾酒杯,把剩下的红葡萄酒灌进了嗓子眼里。冰凉的红葡萄酒水像是洪水,把奏着的曼妙钢琴曲冲刷的支离破碎。他耷拉着脑袋,托着软踏踏的身体,惭愧的回到了床上,裹紧那床绣着龙凤呈祥图纹的锦缎棉被,背对着她。

她目瞪口呆,委屈极了!用力的掐了他的手指。

他睁开了眼睛,继续呆望着头顶沾着蚊子血的天花板。长安扑闪着火辣辣的眸光,灼灼的望着他高挺的鼻梁,故意微微的咳嗽了几声。可他照旧没有动静,照旧呆望着头顶天花板上的那抹蚊子血。

那对红灿灿的龙凤烛冒着凌冽的烛火,噼里啪啦的燃烧着。

长安用力的咳嗽了几声,狠命的掐了他的腮帮子。

他“啊呀”喊叫了一声,转过身,委屈的眸光迎着她火辣辣的眸光。他和她的眼睛只隔着一寸远的距离。他却故意不看她,频频的躲避着她的眸光。她偏要纠缠他,强迫他看她的那双扑闪着火辣辣眸光的俊俏眼。他被逼的急了,索性用被子蒙住了脸。长安疯狂的揭开了那床锦被,用的力气很大,直接把被子掀到了红木地板上。

他不能继续躲藏,只好坐起身,耷拉着脑袋,一声不吭。长安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,用身体的重量压着他的双腿,他彻底的逃不掉了。她用两只白皙的胳膊环住他的脖子,把他的那张俊俏脸硬扳了过来。那一刻,她傲然的侧昂着头,秀丽的眼睛故意半睁半闭,圆润饱满的红唇微张……任凭哪个男人看了都会觉得如痴如醉。

这还不够,她用纤手缓缓的撩拨着头发。头发上散出的淡雅暗香瞬间扑入了他的鼻孔,沁入到他的灵魂深处。

俊俏的模样,勾魂的眸光,淡雅的暗香,温存的巧笑……简直是爱情教科书里的经典诗句。

那对红灿灿的龙凤烛冒着凌冽的烛火,噼里啪啦的燃烧着。

面对这样的一副可人情境,他竟泪花萦绕。实在很古怪!渐渐的,滚滚热泪滑到玲珑性感的下巴之上,滴在绣着吉祥图纹的锦缎褥子上。一滴,两滴……像更漏……已是凌晨五点多了……天马上就要亮了!

她呆望着他,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哭啊。她问他,他却不说!长安气急了,拼命的在他的身上拍打着巴掌。

一阵噼里啪啦声响过后,热泪滚滚的他咬着满口牙齿,推开长安窈窕的身体,下了西洋钢管床,冲出洞房。他下床的时候碰到了铜帘钩。绯红色的蝉翼薄纱轻飘飘的落下来,遮住了长安的那双含着迷惘和悲愤的俊俏眼。

浸着秋霜的窗玻璃上渐渐的显出靡靡的青光。泛着鱼肚白的天幕上,月亮早已不见了踪影……守了五千年寡的月亮早已不见了踪影。它的心境定是凄苦的,不知躲去哪里蹉叹怨命!

精致的西洋风格的梳妆台上,那对红彤彤的龙凤烛渐渐的熄了。鸳鸯镜里,一道青烟冉冉而升,犹如怨魂。

长安觉得,自己简直像一只赤条的死鱼,被马革裹尸,陈列在洒满花生喜果的锦绣缎褥上。

她不由得双手捂脸的惨哭了起来。她恨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。可是,她已经嫁进了曹家,已经成了曹家的大少奶奶,哪里还能有退路呢?

假如,他不喜欢她,痛恨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,他为什么不早些告诉她呢?为什么要坑了她呢!她悄悄的惨哭了一晚上,把委屈憋在了肚子里。以后的日子,他总是和她分床而睡。俩人住着一个大套间。他要她住在里间,他住在外间。每天早晨的时候,他会把被褥竹席藏进衣柜深处。公馆里的婆子丫头们哪里能察觉到呢?

长安简直都要疯了!面对一个不喜欢她的男人,她竟然还要扮演他的妻、曹家的大少奶奶!

长安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娘家的人。娘家的母亲和兄弟哪里肯多管她的闲事呢?她母亲正张罗着给她兄弟娶亲,听到她一肚子的苦水,不耐烦的道:“你这丫头就是不开窍!你要有女人的味道,姑爷岂能不愿碰你?都怪我当初娇养了你!肯定是你放不开手脚,让姑爷扫兴了!”

长安知道娘家的人靠不住,很少去娘家省亲了。在曹公馆里,她哪里有知心的人呢?更何况,她怎么能把那种事情说出口呢?岂不是要被人笑话死!

痛定思痛,她觉得,一定要搞清楚他在外面被什么女人迷住了!于是,她想方设法的打听,殚精竭虑的调查。私家侦探告诉她,她老公在外面压根就没有女人!她的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一个很可怕的想法!他是不是不正常,压根就不喜欢女人?可是,后来,她发觉,他对男人也不感兴趣!

她简直要疯掉了!真的搞不懂……他为什么会如此的不食人间烟火!她实在受不了这个哑谜了!到现在,结婚已经整整半年!她竟然还是完璧的处女!

那晚,她逼问他,在他的面前声泪俱下,甚至苦苦的哀求。她说,她不求他能喜欢她,她只求知道缘由!

这半年来,他知道她的苦楚!他简直是在造孽!她是那样的一个才貌双全的可人,竟然嫁到了曹家!这简直是造孽!他哭过之后,用一瓶白兰地把自己灌醉了!醉酒之后,他开始啜泣着倾诉……

曹家的大少爷名叫曹春霖,和长安仿佛年纪。早些年,他在巴黎的大学里念书。留学生的生活其实是很苦闷的。课业的压力,学费的高昂,勤工俭学的艰辛,未来找事做的迷惘,简直都能让那些年轻的孩子们过早的苍老。

可春霖的留学生活却很惬意,甚至是散漫。他的家境富裕,不用勤工俭学,不用发愁学费,更不用担忧将来的找事做……家里世代经营着珠宝生意,他将来是要继承家族事业的!

就是这样的一种无忧无虑的留学生活让春霖变得懒散和堕落了。他早已经把巴黎有名的歌剧都看烂了,把香榭丽舍大街上的酒吧和跳舞馆都跑遍了,更把巴黎上流社会流行的骑马、打网球、田园观光都玩腻了!

于是,他听同学们的介绍,去了巴黎的女人街。那条街其实有专门的名字,并且还是一个很优雅的名字。“女人街”只是俗人们起的外号而已。因为,那条密集着石头房子的老街上到处都是女人……有家可归,有家无业、专职站在家门口的女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