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落尘飞雪》落尘重生之都市修仙 小说大结局 落尘飞雪全文阅读

更新时间:2020-06-12 20:02:52

《落尘飞雪》落尘重生之都市修仙 小说大结局  落尘飞雪全文阅读 连载中

《落尘飞雪》

来源: 作者:伊兮月上 分类:宫斗 主角:陆众,楚蔷

《落尘飞雪》是伊兮月上写的一本宫斗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落尘飞雪》精彩章节节选: 那位白衣姑娘在陆众身前蹲下,打量着这个小男孩,他啜泣着,白净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痕,眉如墨画,眼角微扬,鼻梁高挺,小嘴嘟囔着,说着什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那位白衣姑娘在陆众身前蹲下,打量着这个小男孩,他啜泣着,白净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痕,眉如墨画,眼角微扬,鼻梁高挺,小嘴嘟囔着,说着什么,好像在跟谁撒娇似的。

她摇了摇他,未醒,再摇,还没醒。

于是,她便打算离去,刚转身,裙裾被人拖住,只听身后的人突然撕心裂肺地大喊着,“娘亲,不!娘亲,不要走!不要走啊!别丢下我一个!不要啊!娘……”

可是她却一个字也没听明白。停下脚步,转身一看,小男孩醒了,他瞪大了眼注视着她,她明显感觉到他脸上的表情由欣喜转为失落。

陆众看着眼前的人,是一袭白衣没有错,一头乌发也和娘一样垂于腰际,可她分明就不是娘亲,瞧着年岁也就跟姐姐差不多。陆众心生疑惑,用袖子把脸胡乱抹了一圈,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这副窘样;以往,尤其是在娘和姐姐面前,陆众从不随便掉眼泪,他觉得那样幼稚,这种行为亦无异于懦夫,与之一贯标榜的要做一个“保护者”的形象相悖。看见这个白衣少女,他却也下意识这么故作坚强了。

白衣少女倾下身子,与陆众刚巧四目相对;陆众借着月光,望着她,脸长得很好看,但却不像是中原人士;平时看惯了他大姐和娘亲,早就觉得这世上不会有好看的人了,大家都说漂亮的兰姨和凝霜在他眼里也就一般容姿;奇怪,竟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长得好看,这是怎么了?有可能是物稀则贵吧。

陆众居然看着看着,看痴了,其人黛眉开娇横远岫,绿鬓淳浓染春烟,杏眼盈盈盛秋月,玉面桃腮媲菡萏。她伸出手来,摸了摸他的头,樱唇轻抿,唇畔,浅浅梨窝悄然而现。

她在说话,声音温柔如水,潺潺如溪,两颗小虎牙半露,煞是可爱。

不知是不是被眼前之人迷了眼,陆众浑然没有听明白她说的话,只是冲她傻笑,活脱脱一个痴儿模样,往后要是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陆众定会赏自己几个耳光,堂堂“大丈夫”怎做得孟浪之徒!

姑娘倒是泰然自若,手尖轻轻拍了拍他的肩,好像在表示安慰;倾而,她婉转回身,款步离去;陆众看着白衣姑娘背影,发现她身后的发丝随意挽成一个髻,上面插着一支别致的梅花簪,一朵白梅,在月色下,泛着银光。

陆众直直地看着,又有一个人在眼前离去了。

被刚才那姑娘一打断,陆众睡意全无,又开始悲痛娘亲的逝世,亲姐姐的失踪。不知道坐了多久,只见东边渐露微光,夜幕被一屡金光撕扯开,月亮也不知何时失了踪影。就这么坐着,凝视着湖面,无风,无波,清晨的凝雪湖就像一面水晶鉴,安静地映着色彩流转的天际。湖中心反射着强烈的日光,灼疼了陆众的双眼,他抬了抬头,惊叹已到午时。太阳的光华倾泻而下,周遭的一切都澄明了。身后满树木槿花蕾竟在一夜之间怦然绽放,粉,白,紫三色密密缠缠,单瓣重瓣层层叠叠。景,美得让人觉得自己的存在竟是多余。陆众便是这么觉得,于是,遂闭上眼,将自己关在夜幕里。

又不知过了多久,只觉得身子坐得有些麻木,一阵凉意袭来,陆众抱膝而坐,紧了又紧,直到膝盖再不能贴近为止。冷,还是冷,一日伤心滴水未沾,此时,五脏庙也在翻绞,陆众越发觉得难受,他靠也不靠了,身体忽地顺着花树下滑,直直躺在地上,睁开眼,天!只见夕阳,晚霞残。守了快一天了,其中除了那个白衣少女,再无别人来过,陆众好像明白了,他要等的奇迹是决然不会出现的了。念及娘亲,复又悲从中来。有道是:日色欲尽花含烟,月明欲素愁不眠。

业已日落,星辰满天,此时,凝雪湖的另一边,“公子,这位陆小姐她……怎么还没醒?是不是药下得太轻了?”

“安常,这药的药性你应该比我清楚,你原来不就是幽山灵蛇寨的么?”

“可是公子,一般人重伤服下此药,六个时辰之内肯定恢复如初了,但这小姐昏迷了足足十二个时辰了,还是昏死模样,我看咱别守着她了,让她自己慢慢醒吧。更何况,这里还是幽渌山庄,总有人找的到她,带她回去治伤的。”

“不!我等她醒来。”

“可是……公子……叶庄主那边起疑心怎么办?”

“不妨事,处顺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,爹那边,他应该应付得来。”

“要不,我试试再喂她一丸?”

“不可莽撞!这药下重了会死人。”

“这……公子,治也不是,不治也不是,咱不可能一直这么守下去吧……我说公子,你是不是看上这位小姐了,看来楚蔷楚薇两姐妹伺候有所不周啊!嘿嘿!”

“安常!”那公子厉声喝住,“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!”

“公子,我可没开玩笑啊,两年前,在剑川梨花会上,楚蔷行动暴露,被紫陌山庄的人带回去囚在衡山磨镜台。听说为了帮你保密,差点被那些人折磨死,你眉头都没皱一下,更没看出来你有要去救她的意思;倒是楚薇念及姐妹情深,弃咱们阁法门律不顾,偷偷潜进衡山,将楚蔷救了回来,哎!这丫头也真是命大。公子,你还记得不?她回来时浑身是血,强撑着跪在你面前请求你赐死自己,饶过她楚薇妹妹。我说公子你呀,对待她们两个也真狠得下心,要别人得了这二人,貌美如花不说,还各怀绝技,可得当宝贝一样护着了,武林怕也只有你才会对她们如此淡漠。”

“安常,我看回去之后,要好好管你一管。废话太多,对你自己很不利!”公子声音温柔,但是却让那个叫安常的听得毛骨悚然,他立刻对那公子叩首道,“公子饶命,小人不敢多言!”

看着靠在自己怀中昏迷不醒的人,那公子眉头微微蹙起,心里竟然有些不安。

“嗯……渴,水……水……”

怀中的人轻轻扭了下身,干裂发白的嘴唇微张,声音极其虚弱嘶哑。

那公子见状,给安常递了个眼色,安常会意,拿起一只竹筒,起身走向凝雪湖。

“公子,水来了。”

“嗯,给我吧。”公子接过竹筒,一手托起雪楹的上身,几乎毫不费力,又将竹筒凑到她嘴边,小心地倾斜着。可是那水,流进她嘴里又淌了出来,顺着秀颈,沾湿了她的衣襟。

公子放下竹筒,捻起自己的袖子,帮她轻轻擦拭,生怕弄疼了她。

安常看着自己主子这样,心里又开始犹疑:主子何时转性了?还会照顾起人来?

“公子,我看这小姐自己是喝不下去了。要不您像刚才喂她药那样试试?她应该能喝下去的。”

安常边说,眼神玩味,迎上的却是那公子一个白眼,只好又垂首噤言。

公子把雪楹又往上托了托,自己含了一口水,凑了过去,两人鼻尖碰到了一起,雪楹稍稍有了意识,强撑着眼睛,却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,眼前还是模糊一片,她用力眨了眨眼,看见眼前有个人脸朝自己贴了过来,正欲给他一巴掌,但无奈伤痛未痊愈,身子软绵绵的,手哪里还抬得起来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