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妆宦》妆宦99 健气受 妆宦娘受

更新时间:2020-03-15 00:04:14

《妆宦》妆宦99 健气受 妆宦娘受 连载中

《妆宦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万莲生香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裴锦瑶,尹氏

主角是裴锦瑶,尹氏的小说《妆宦》此文是万莲生香原创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韦氏四两拨千斤,尹氏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 没有二房这注银子,尹家必得让她出钱才肯罢休。最近裴锦珠出门饮宴的机会多了,脸面都是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韦氏四两拨千斤,尹氏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没有二房这注银子,尹家必得让她出钱才肯罢休。最近裴锦珠出门饮宴的机会多了,脸面都是真金白银堆出来的。她总不能不顾女儿,把手里那点余钱全贴给尹家。

“你还是跟二弟商议商议再定。”尹氏敛去眸中焦炙,温声道。

“不用商议,这事我做得了主。”韦氏冷着脸把话说死了。

尹氏耐着性子,转头看向裴老夫人,含笑道:“娘,弟妹瞧不通透,您总归是明白的。”

“明白?”裴老夫人失笑,“我老糊涂了,眼瞎耳聋早就瞧不明白事了。”

尹氏脸上的笑容来不及收,尴尬,怨恨便爬到眉梢眼角,颇有几分狰狞之色。她不就是挪用了公中的银子么?又不是不还。要没有她左右逢源,裴家能搭上权倾朝野的明督主?那些钱又没进她的口袋,全都是为了裴家铺排。且这事过去好些日子了,揪住不放又有什么意思?老太太眼浅就算了,还偏心偏的没边没沿。

裴老夫人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范先生比何博士不差什么。不过你要真觉得何博士教的好,等你有了儿子送去尹家就是。”

尹氏嘴唇蠕了蠕,半个字都吐露不出。

裴锦珠手指绞弄着衣角,大着胆子轻声道:“何先生擅诗词,三妹妹若能得他指教必定受益匪浅……”

以前的裴锦瑶喜欢作诗,但学问有限,只悄默声写几句玩玩罢了。裴锦珠不是想让何先生指点裴锦瑶,而是寻机会让她与表兄弟们多多亲近。

娶裴锦瑶就等于娶一笔丰厚的嫁妆。两家结亲,不止结二房,也结上了金陵韦氏。这笔买卖稳赚不赔!

裴老夫人面色微凝,眼角余光清清冷冷在裴锦珠脸上转了两转。

尹氏瞬间领会了裴锦珠的用意,“是啊,范先生那处多有不便,何先生就不同了,他大孙女都十六了。”

范璞与裴庭武同年,却未曾娶妻。裴锦瑶不好时常与他讨教。

那位何先生年纪一大把还跟歌伎小倌牵扯不清,根本就是个老不修。裴锦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面带羞赧,柔声回道:“娘要教我打理庶务,没有闲情作诗呢。”

而今各房管着各房自己的产业。二房名下成衣坊,胭脂铺子,酒肆食肆,田庄园子样样齐全。说是打理庶务,实际就是挑几处可心的给裴锦瑶做嫁妆。

尹氏馋的眼珠子都红了。

大房名下的铺子是没析产之前,由裴庭武带携着做起来的。因是兄弟俩合伙,大房补了银子给二房全权接掌过来。尹氏将其交给自家兄弟打理。到现在只小半年功夫就落得个勉强维持的下场。

裴锦珠瞟一眼裴锦瑶围髻上的东珠,讪讪的勾了勾唇角,没做声。

…………

出门时雪停了,刮起了北风。

裴锦瑶换了身石青色衫裙,带上翠巧乘车去往祥安胡同。

“姑娘吃些蜜水润润喉吧。”难得跟着姑娘上街逛游,翠巧乐得嘴都合不拢。

裴锦瑶唔了声,视线始终未离手里捧着的《寿春趣谈》。这本书是与陶行之齐名的当世大儒钱北望所著。书中详述京城的美食美景。

裴锦瑶在大齐时读过。但那时更多的是对物是人非的感慨,现在的她身临其境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“真想尝尝鹤鸣楼的炒大虾、水煠肉啊。”裴锦瑶合上书,轻叹道。

翠巧眨巴眨巴眼,“姑娘不嫌虾子腥气了?”

想来以前的裴锦瑶不爱吃虾,所以翠巧才会有此一问。

“病了这些天,嘴里淡的一点味儿都没有。愚叟他老人家又把那炒大虾写的百好千好,勾的人馋虫都出来了。”裴锦瑶暗自擦了把冷汗,把话圆了回来。

翠巧不疑有他,点点头,道:“那待会儿奴婢去给姑娘买来就是。用温碗儿盛着,到家还热乎呢。”

裴锦瑶眼睛一亮,又报了几样菜名,皆是书里写的,鹤鸣楼拿手的。

两人说说笑笑,车子到在范宅门前停下。

翠巧叫开了门,在前院书房读书的裴瑥,裴瑫迎了出来。

“风刮的跟刀子似得,你出门做什么?娘知道么?怎么不披狐裘?棉斗篷能顶什么事?”虽是埋怨,却又带着满满的宠爱。裴瑥抬手触上裴锦瑶的面颊,温温热热没有一丝凉意,他这才舒展眉头,又道:“你病才好,想出来走走也该挑个好天气。今儿下过雪又刮风,道路湿滑难行,万一有个闪失……”

裴瑫截住话头,道:“哥,你少说两句吧。三姐也是在家闷的狠了。”

裴锦瑶看看裴瑫再望望裴瑥,心里暖洋洋的。不论大房如何,起码父母兄弟是真心疼爱她的。

裴瑥嗯了声,柔声叮嘱裴锦瑶,“要是觉着不舒服就赶紧家去。你乖乖听话,上元节我带你去看焰火。”

“我也去,我也去!”裴瑫正是爱玩的年纪,一听有这好事脸上现出几分急色。

裴瑥笑道:“自然是要带上你的。”忽而话锋一转,“待大姐成了亲,就该给三妹妹相看了。我们三兄妹能一块儿出去玩的机会所剩无多,必得齐齐整整才行。”

闻言,裴瑫抿着嘴儿,可怜巴巴的盯着裴锦瑶难受的说不出话。

淡淡的伤感在空气中兀自涌动。

默了默,裴锦瑶沉声将尹氏想让裴瑥裴瑫附学的事说了。

裴瑥听后冷冷一笑,“他们无非是想用二房的银子撑尹家的脸面。三妹妹放心,我和五弟断不会遂了她的心就是。尹家上下目光短浅,只看虚名。范先生身负大才,他们那等俗人懂得什么。”

裴瑫两手背在身后,小脸凝肃,“我和二哥与那位何博士有过一面之缘。其人双目浑浊,笑容奇诡。想来,心不正。”

“五弟说的没错。”裴瑥道。

他俩年纪不大就能辨明好坏善恶实属不易。由此可知,范先生不仅教经史,也教识人。裴锦瑶不由得对范璞肃然起敬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