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万祖武宗》万古最强宗 年下攻 万祖武宗娘受

更新时间:2020-01-21 20:03:28

《万祖武宗》万古最强宗 年下攻 万祖武宗娘受 连载中

《万祖武宗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镜丛云 分类:玄幻 主角:杨立,何润

《万祖武宗》由网络作家镜丛云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杨立,何润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流云谷,后山之中。 此刻大病初愈的杨立正站在一方,他的对面便是来自凌云洞的潇洒公子,龙腾。 原来,自打龙腾进入到流云谷谷主的洞府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流云谷,后山之中。

此刻大病初愈的杨立正站在一方,他的对面便是来自凌云洞的潇洒公子,龙腾。

原来,自打龙腾进入到流云谷谷主的洞府之后,杨立已经清醒了过来。他本能的感知到了,有一股来自洞府门口的强烈杀气,来者实力之强,足可以将他杀死几遍。所以他一骨碌便翻身坐了起来。

可是杨立并不知道这座洞府的具体结构,要不然的话还有可能从后门溜走。不过在实力强他不少的人面前,一切均是徒劳。

龙腾进来之后,很诧异的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传说当中的杨立来,然后哈哈的笑了三声,不觉嘴角一撇,轻蔑的说:“我当时流云谷出了什么绝世天才,竟然害得你们谷主要想自己的女儿嫁给他!却原来是熊包一个,原来扒李在你们这里招了难,这才说话没有把门的,竟然把你捧上了天。”

怪不得龙腾能来到这里,却还借口是说在想念自己,原来是有人通风报信,楚楚紧跟着进来之后,本想阻止龙腾,却没有想到听到了这样一句话,心下有些怅然,却也生出了一些恼恨。

杨立听到龙腾的话语之后,感觉有可能是扒李怪自己坏了他的事,平日里既没有随时进贡,而他的兄弟李甲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也被拒之门外,这一切,恐怕他都算到了自己头上,因此才会跑到凌云洞龙腾那里去通风报信,

也不知道扒李当时说了些什么,所以人家才会杀气腾腾地来到这里找他算账。

龙腾继续有轻蔑的口吻说:“你跪下,向小爷我叩几个响头,我便饶了你。这可是看在楚楚的面子上。”龙腾仗着自己的修为,已经达到了淬体武修十级的修为,便肆无忌惮地要求病床上的病人给他磕头,而且还是在人家流云谷的地头,逼迫流云谷的弟子。

其嚣张跋扈的模样,和凡俗界的地痞又有哪般不同?

杨立闻言之后,银牙咬破下嘴唇,有几丝鲜血已经从他的嘴巴里流了出来。他暗暗想着,要是有哪一天自己修为也有了进步,首先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龙腾,此人借着目前他的一些修为,背后依托了强大的势力,这才有恃无恐的欺上门来,此一节我便记下了。

龙腾眼看着杨立目光不善,便有些懊恼,但碍于楚楚,他的未婚妻就在眼前,又不能像野兽般发作,只能故作儒雅地向前一步,然后声音凶厉地说:“就让我们公平决斗一次,你赢了,楚楚随便你处置。你要是输了的话,不仅小命不保,而且楚楚那,今后不容许你再其歪念。”

真是好痛快的公平决斗,明明看到对方不过就是才入门的外门弟子,而他本身已经有十级的修为,恃强凌弱的丑恶嘴脸,凸显于前!

楚楚站立在一旁,再一次看清楚了龙腾的真实面貌,她暗恨自己不知道是哪一只眼瞎了,竟然会看上了这样的衣冠禽兽。这个家伙分明是来杀杨立的,却要装作是想念自己来看望自己的样子。

楚楚正待上前,阻止这场不公平的所谓决斗,但是杨立嘴角牵动,在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:“杨立不才,奉陪到底!”

龙腾这个时候伸出两只手,拍了几章,然后赞叹道:“有骨气。不过决斗的时间我来定,而决斗的地点嘛,你可以定。”

龙腾可不想等个几年几载的,现在他用一只手就可以把对方拍死,为什么不想决斗的时间就定在今天呢,因此他很豪爽的请杨立定地点,而他定时间。

“我看就在后山好了。”杨立很痛快的一坐而起,朗声说道。

在流云谷的一年时间里,他别的地方没去,尽在杂役所待的后山了,所以要他选地点的话,除了这里,他还不真真不知道哪里可供决斗之用,因此,他脱口而出后山。

就这样,龙腾在杨立的带领之下,一前一后来到了后山。而跟在后面紧紧尾随的就是楚楚。

龙腾一面跟在杨立的后面一面想,以他目前淬体武修炼10重天的身份,真不惜的跟面前这样的残废打。他这个时候更痛恨扒李,那个家伙竟然为了报一己私怨,在他的面前胡言乱语,竟然将面前的废物说成了什么什么圣体?害得他白跑一趟。

不过龙腾也不是没有心机,他刚才当着楚楚的面,报出了扒李的名号,看似无意,却是有心。他倒要看看,能把他当枪使的人,最后会落得怎样的下场!竟敢借他这把刀杀人,真是活腻味了。

平日里只有,他龙腾算计人的份,真的有扒李算计他的份呢。

到了地点之后,龙腾鹰隼般的一笑,伸出手就想在这里废去杨立的心脉,好让后者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“孽障,你可真敢下手。”忽然,一声惊天暴喝自远处传来,来者非别,正是流云谷谷主,其身后紧紧相随的是流云谷何润长老。再之后,就是远远被甩在后面的流云谷外门,新入门弟子刘晴。

刘晴都不知道谷主来找他做什么,可是作为最低等的下位者,她既没有机会问上位者,也不敢离开,只好在后面苦苦的跟随。这样的一幕,恐怕在有等级的地方都会发生。

暴喝的声音还未落地,谷主已经飘身行来到了龙腾的面前。他面色不善地护在杨立的前面,语气平缓地说着:“原来是龙腾,不知来我流云谷有何指教啊。”

龙腾见谷主亲自赶来,感觉今天的事情已经变得很棘手了。平时他见谷主的时候,都会亲切的说上一声“伯父好。”而他的伯父也会称他为腾儿,翁婿之间的称呼似乎早就有了。

但是今天谷主竟然称他为龙腾,可见杨立的事情很不简单,说不得扒李所说的事情有几分可信。

龙腾的眼珠转了几转,在他躬身施礼的同时,他的心思电传,已经将整个事情又重新估量了一番,觉着回去还是禀报门派之内才好,要是凌云洞真难从流云谷这里探的惊天机密,说不得可以领上一个大大的奖赏。

谷主简龙腾挤眉弄眼的深思状,哪能感觉不出他在想什么?堂堂凌云洞的伯乐都被他废了,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?而这个时候,龙腾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今日小侄是前来专程探望楚楚的,眼见面前的兄弟躺在病床之上,感觉扶着他来后山散散心也好,所以我们三人便都一起来到这里。”

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,这是蹩脚的托辞,但是都不好去捅破它,毕竟人家是来自凌云洞强势里的门派,人家想说什么,什么就是在理,容不得他人有半点质疑。

谷主这个时候就坡下驴,也笑着说:“刚才远远看去,还以为是他人突进我凌云谷,方才言语上有所冲撞,藤儿就不必挂在心上了。既然来了,那就叫楚楚陪腾儿,在各处游玩一番。”

龙腾见谷主又恢复了对他往昔的称呼,便含笑着答道,恭敬不如从命!

楚楚这个时候倒有些不情愿起来,明明知道对方面善心狠,从他嘴巴里说出的话,不知哪一句才是真的。但是他的老爹已经发话了,也只有面色不善地陪着龙腾,去各处转了。

而龙腾,在游览各处风光的时候,心里还在想着杨立的事情,他感觉此人能够躺在谷主的洞府里,莫非是谷主族有着怎样的亲密关系?很有可能是谷主的私生子?

从谷主平时的为人做派来看,却又不可能。那么扒李所说的他是什么什么圣体的事情,很有可能就是实情了。因此英俊潇洒的龙腾,在敷衍了楚楚几句之后,便毫无眷恋的飞身离去了。

望着龙腾离开的背影,依然还是那样的潇洒,还是那样的白衣飘飘,但似乎已经让自己提不起怎样的兴趣了呢,楚楚呆呆地站在龙腾的身后,有些怅然的想。

杨立见谷主和师傅都来了,心里的焦虑也就随之消失了。他的脑袋可没有进水,知道对方来者不善,而且实力雄厚,刚才不过是一时热血上冲,才答应了对方现在就决斗的逼迫性建议,这回可算看到亲人来了,他很想上前说话,但被谷主一挥手制止了。

谷主很严肃地对何润说:“这个家伙来者不善,而且似乎是听到了什么风声,不能让他回去报信,你知道怎么做?”

何润闻言,脸色也是一凛,他凝重的点了点头,一句话也没有说,转身便朝着楚楚他们离开的方向行去。

谷主见何润渐行渐远之后,这才换了一副面孔,和颜悦色的转身看向杨立。

在上上下下的探寻了一番之后,谷主缓了一口气,他感应到,杨立身体内的那团光芒,已经不那么活跃了,可是他的身体之内散发出的邪气,已是进入了血液当中,恐怕很难根除了,只有用男女双修之法导出,除此而外,他还无法得知,更有效的方法。

而这个时候,刘晴也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,她在路上碰到离开的何润长老,但是后者行色匆匆,只向她指了指,杨立和谷主这个方向,叫她直接同谷主说就是了。

刘晴来到之后,谷主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,感觉此女子靓丽,而且本体灵根天成,感觉何润找的人没错。便笑眯眯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以后你就和杨立一同修行,有什么难题都可以来找我。”

这回轮到刘晴惊讶了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谷主找她来,竟然就是为这点事。她和杨立不是同一届的弟子吗,本就在一起修行啊,为什么要有谷主来说明此事。难道杨立有着不为人知的时候背景?

想及于此,刘晴明澈的眼光看向杨立的眼光也有些不一样了。

杨立自然知道是自己是天生元火圣体的缘故,才被流云谷如此照看,但又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