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茶婚》查婚期 801 茶婚BG文

更新时间:2019-12-03 04:05:02

《茶婚》查婚期 801 茶婚BG文 连载中

《茶婚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一文钱员外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华佗,苏家

《茶婚》由网络作家一文钱员外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华佗,苏家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第一章改命难 ******* “人生固有命。天道信无言” ********* 庆成五年,仲Chun,苏宅。 唯Chun再次接骨。 众人怜其这几个月来倍受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一章改命难

*******

“人生固有命。天道信无言”

*********

庆成五年,仲Chun,苏宅。

唯Chun再次接骨。

众人怜其这几个月来倍受药石折磨与腿骨巨痛,只每回来一次郎中,便又是一次失望。苏家重赏医,可个个来了又走,直叹气摇头。如今,门前竟来了个似医似卜身着道袍的疯郎中,看了病后,竟说起胡话来:什么柳枝接骨法,能让小姐行走如常。

“那郎中竟大放厥词,说什么要将小姐的腿剖开来重接,里面碎骨需得剜出来,再用柳枝来接骨……你说,那柳枝哪能行的?这腿找了那么多郎中,医了不下几十回了,好不容易消了肿,看起来与正常的差不多了,只是行走不得。怎的还要切肉掏骨再续接呢?这路上随便得来的郎中,谁晓得有甚本事,到底是不是跑江湖骗钱的?”唯Chun的贴身丫环晴明向另一丫环碧乔抱怨道。

这不是晴明大惊小怪,实是在这个“疯郎中”之言太惊煞一群人了:人骨与树枝,如何就能接到一处去?

风郎中受到质疑,亦反嘴回讥:皆乃一群不懂医理之人,孤陋寡闻,孰不知此乃华佗扁鹊之术,昔者华佗尚能开颅换首!

他自比华佗,言语狂妄,让苏宅人自是越发疑窦丛生,再问及先前诊治过小姐的诸名医,有人亦听闻世上曾有此术,却不曾亲眼见得,又有人言不过是骗人之术,只道早就失传,现世人哪有如此本领。

先时也有人说要将碎骨取出的事儿,可毕竟一个两个都说这碎掉的那些却是没法补,于是这断腿就一直那么撂着,在郎中看来,他们救了死,已然是莫大功劳了,至于医断骨一事,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。现下这“江湖”郎中自言“起死人,生白骨”,可谁晓得是不是看中了苏家的赏钱十分丰厚?

苏母柳氏闻言之初,差点儿让人将这胡言乱语的疯郎中遣了出去,可小姐唯Chun病床上听说,却是央母亲将那疯郎中留了下来。

偏生老爷为小姐寻医在外,此时不在家,太太又是个没主意的,小姐一再坚持:“反正这条腿也动不得了,不如让他瞧瞧,再坏也不能坏到哪里去。”

柳氏想等老爷回来做主,可郎中说已然耽误了三个月了,再拖下去,令千金腿里新生的骨头都差不多顶过肉里的碎骨头了,届时华佗再世也医不成了。于是,柳氏被吓得万般奈,只得依从了女儿。

丫环晴明却是不放心,是以不想将这碗“麻沸散”端过去,要是出了事,老爷回来,只怕自己也逃不过了。

眼圈同样发黑的碧乔,虽担忧郎中本事,却是从晴明手上接了药过来,道:“我来!只要能将小姐腿治好,这事我来!”

这接骨之术实在过于惨烈,观者莫不动容,家中一干丫环自接骨之日始一个月都不敢再睹肉。试想女子有几个见得刀切人腿之肉,鲜血淋漓,再以甘草水冲洗露出白骨来?

可表姨太太胡氏却是另一番手段,不仅着自家女儿如玥带领众丫环照顾,更是让苏家庶长女苏奂Chun与幺女苏韵Chun看郎中如何割肉接骨,吓得苏韵Chun当场就晕厥,醒来便叫“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”;苏奂Chun摇摇欲坠咬牙坚持到底,最后一声不吭地被丫环扶回屋。

尽管有麻沸散,可那疼痛实在太过,将唯Chun从晕晕沉沉中激醒。试想,将柳枝插入骨中,胜若关公刮骨疗毒。苏唯Chun痛得脸色苍白,浑身汗淋漓,嘴里塞着巾帕,吭声不得。在半醒半迷糊中,她仿佛再次听到有人在喝斥:你就是个没用的人!将你娶进门来,你可曾打理得家务?可曾晓得如何哄得夫君开怀?进门三载可曾生儿育女,妇人居家Cao守哪样你会得?我们家可不是苏家……

她痛得在心里直叫娘,可是叫娘也不管用,因为等她的是一具白索悬梁僵硬之躯,心中尖叫:“不!”

人惊醒,恶梦去了,巨痛袭来,原来是再次用甘草水在冲洗创口。

这一世,她绝不甘愿再象前一世糊里糊涂天天只晓得吃了玩,玩累就歇的日子,痴迷于种茶花,不知世事不识人间险恶,才会让她痴傻傻地以为世人皆同父母一般仁善,更不知家财被人惦记,失却了父母的爱宠,自己却是再无法苟活。如今,既然让她重生了,万事便重头来过,她决意抓住这次机会,此生定然好生思量好生谋划,查探身边到底是哪些人不忠不仁,誓要将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一一打发。

*******

这次接骨唯Chun受的苦最大,可也最成功。

一月之后,“江湖疯郎中”为唯Chun缝了肉,辞了柳氏的一再挽留,道自己只救有缘之人,竟飘然而去。彼时,唯Chun的左腿已然能动晃一点了。

苏员外一归家,听说此事,却是大憾:唉呀,那就是九转妙手神医,同十几年前的仙道自是承的同一师门,怎的没挽留在家待到我归家?

柳氏一听,立时懊悔不堪。若要晓得这人不凡,岂不是能医得了老爷隐疾?日后膝下自不空虚了……

四下寻人,未果。

*******

庆成五年孟Chun时分。

苏唯Chun外罩一件浅花萝衫子,腿伤未愈,由着晴明推着轮椅在院子里走动。

说不清是身子痛得紧,还是心痛得更甚,总之,在亲人与下人眼里,这大病一场的十小姐原本是活泼乱跳珠圆玉润的,如今却是沉默寡言忧色三分。

晴明生怕自家小姐伤神,于是一径儿地罗里八嗦地说着家长里短。不外乎是前院花圃里牡丹谢了芍药待开,厨房里哪个丫环偷嘴,掌事厨娘罚了几日工钱等等鸡毛蒜皮的事。

唯Chun听是听得认真,只苦于自己成日里卧病在床,虽有心振作,却是无力于行,便是她自己想学打理家务也是一时就难以实现,母亲柳氏根本就不让她Cao心这个,只着意让她赶紧养好了身子。

风郎中留言一再嘱托,若想病好如初,这接骨却是需得养半年以上,莫轻易下床四处走动。她一心着急如何发奋图强,只知时间仓促,事情迫在眉睫,哪容得自己这样懒散闲养。只是被丫环看管得甚严,连自居小院门都不曾出得,又如何去阻拦将要发生的事情?

这时候,她有些想不通,老天爷让她重生,却又让断腿来拖累她,怎么办?

这一跤,在前世本来没发生在自己身上,明明是小妹苏韵Chun,而且伤得也没有这么狠。

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

难道现世发生了改变?

可是同时发生的另一件大事,嫂子朴氏滑胎与上世一丝不差地发生了。家中其他事情,似乎也与前一世并无差别,除了自己断腿这一事。

这是老天爷让自己重生的一个试练?母亲总说,佛力无边,佛祖成就人事,必然要试练他一番。“天将降大任于其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。”自己前世经了丧父丧母家破人亡的折磨,这一世重生马上就是身体发肤巨痛,是菩萨提醒自己需得闯过这一关,自谋出路才能改命?还是说自己这一受重创,代替了家人受难?如若是后者,她宁愿自己多受些苦楚,只求老天爷厚待父母家人。

可是,谷雨时节马上就要来了,前世家中灾难就要发生了,自己这时候如何能避了这场祸事?谁能帮得了自己?爹能听谁的劝阻?自己对家事不懂,更对营生不曾有半点插手过问,现下说来,爹怎么可能听?爹宠自己归宠自己,眼下他虽研道求丹,可生意上的事并不含糊,也没有真正放手,自己插手过问,直接从爹那处下手,根本就插不进去。

前几日问起生意的事,爹也是含糊其词一带而过,只道她是病中格外依恋家人,撒娇罢了,便让她:“静心调养,家事铺子的事,你年少本来也不懂,就莫再Cao心劳神,免得你母亲又为你伤怀。”只这一句,就堵了她所有的话语了。

说与母亲听,让母亲去劝?母亲如何信得了自己?

母亲信佛,可也绝不信人会重生再世,自己当时一清醒,便立时断断续续与她略一提起上一世之事,母亲听了,只摸着她手垂泪道:“珠儿啊,母亲也晓得这痛得紧,你倒是吭一声啊。母亲信你,信你是见了菩萨,菩萨知母亲诚心,让母亲又抱得热乎乎的你来……”

柳氏当她是痛得厉害,高热中说的胡话。热退后,她旧话重提,却被表姨妈胡氏打断,暗里相嘱:“珠儿,莫与你母亲再说这些了。太太听在心里,痛得更紧,成日成夜不眠不宿,在佛堂磕头越发地多。”

原来母亲尽管信佛,却是根本不信她的呢。那时她有一种欲哭无泪,满腹心事堵心头,无法与人说起。

偏无人相助,自己又不良于行,重生,欲改命,何其之难。

因为,这第一个对手,不是凡人,而是老天爷!

******************

附注:“柳枝接骨”为真,真实情况大家可以搜看好,一文钱在这里不过是抛个引。毕竟这太残忍了,很痛苦。想古人在古代要动手术,可也真正是难为啊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